Solutions 视频课程展示
  • 最新成果
读杨绛先生《百岁感言》有感 北京正心正举应用科学研究院副院长  刘振宇        最近读了杨绛先生的一篇小短文,题目叫做《百岁感言》。这篇小文章是杨绛先生在她100岁的时候写作的,所以我相信:文中句句金玉良言。       杨绛先生的文章历来朴实淡然,有时清的像一杯水,静的如一轮月,然而于这清静之中透出的道理,是那么清晰明辨。       说到这儿,我倒也想起了钱钟书先生——杨绛先生的先生。很多人读过钱先生的《围城》、《七缀集》、《默存诗选》、《写在人生边上》、《宋诗选注》、《写在人生边上的边上》等著作,在这几部书里,钱先生的文风可谓幽默诙谐、圆融厚重,旁征古今,博引中西,大有将世间可笑之人与可笑之事戏虐其间的快乐智慧,也不乏理解与包容的温暖含蓄。杨绛先生虽然陪伴钱先生直到他去世,但似乎在文字风格上并没有受钱先生太大的影响。       事实并非如此。       人们把文字罗列在纸上做成一本书的样子,读者读了这本书就认为同时读了作者的心,那是一种妄想。钱先生对《围城》“不甚满意”;《写在人生边上》中的文章大多为他青年时所作;《宋诗选注》是他不情愿而为之的作品——这就仿佛朱熹青年时期写成了大量的著述,到老了发现出了根子上的问题,但生命已经让他没有时间去修改前著;就像春晚的导演哈文在后来接受采访时承认她对导演2015年的春晚原本没有兴趣;寿命的局限性让朱熹只能带着一个“悔”字离开世界,而后世太多人捧着他没时间修改的书以为在读他真实的内心。一个对春晚没有热情的哈文导演所导演的春晚,你能说反映了这位导演的真实水平和心境吗?——我相信世间大部分的人,甚至是绝大部分的人,并...
明理杂谈(二)内观——《吕氏春秋》的启迪(1)北京正心正举应用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刘振宇传说吕不韦的“枪手团队”当年完成《吕氏春秋》一书之后,曾张榜天下:凡能为这本书挑出毛病者,每改一字赠予千金!“一字千金”便流传于此。这个行为至少说明三层意思:第一,老吕资金实力雄厚;第二,“枪手团队”自信学术功底过硬;第三,当时他们的政治势力强大。吕不韦的这场“秀”自然是唱独角戏,尽管自有史以来天下乐忠于专挑别人毛病的人不为少数,但至少从史书中找不出一位爱凑热闹的“学霸”甘愿冒着性命之忧来挑他吕不韦的毛病。遥想吕不韦当年可能站在衙门口雄姿英发的说过:“不要紧盯着别人眼里的刺,你们应该多看看自己心里的那些木塞子!”,这话后来出现在《圣经》里了,不知是哪个善传闲话的人转述给耶稣的?开个玩笑,避免枯燥。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承认,《吕氏春秋》是一部很棒的书。至于它如何之“棒”?或许只有亲自读一读你才能知道,没踢过球而做教练成功的人几乎没有。书这种东西——每个人看着同样的文字——理解各有不同,就仿佛地上躺着10块钱,在乞丐眼里它就是饥肠辘辘的救命稻草,而富人却不屑于弯这个腰。毛主席说得好——如果想知道梨子的味道,那就要亲口尝一尝——虽然当年这句话是用以批评不进行调查研究就胡乱发表观点的那一部分人——但如今将它借来用在讨论读书这件事上倒也贴合恰当。今天下面的文字,用几个《吕氏春秋》中的小故事来管窥一下“内观”,之所以叫“管窥”,是因为“内观”二字,博大精深,我的水平实在还难以说的清楚,所以只能用别人讲过的故事来讲故事,用别人玩儿剩下的把戏变个花样玩儿。开个玩笑,避免枯燥。这里不打算过多引用古汉语原文,如果有时间、有兴趣和有能力的,自己慢慢啃去,这样彼此都不耽误工夫。言归正传。 其一:商汤有一次问伊尹说:我怎么能够得到天下呢?伊尹回答:你只要一想得到天下,就一定得不到天下。还是做最好的自己...
明理杂谈(三)识人(1)刘振宇在动物界,伪装是一种本能。它或是与生俱来的——如某些虫子生出来就长成树枝的样子,某些鱼类天生就像一块沉寂在海底的死珊瑚;它也或是某种生物机能——比如变色龙会随着环境的色彩调节自己的体色,壁虎遇到危险时会断尾求生。在动物界,“本能”也好,“机制”也好,“无意识”也好,“有意识”也好,伪装的目的基本是相同的——让自己活的好一点。至于最终目的是不是与生存有关,这一点还值得研究,因为有大量现象表明,对于生物来讲,“存活”并非是最高的追求和目标。人类的伪装具有动物的一面,同时也有社会的一面。“伪装”,是个中性词,它本身无所谓有什么“善恶之分”,主要是看人把“伪装”用于何处。女人们通过化妆掩盖一些面部的瑕疵,这种“伪装”给世界“增光添彩”,当然是件好事;如果一个江湖术士伪装成大夫到处给人开方治病,那不知会祸害了多少人。人类的“伪装”具有普遍性,既没有“不伪装”的人,也没有人“不伪装”,但这也并非表明世界会因此有多么阴暗和糟糕,某些伪装令人上当,某些伪装令人受益,事物总是会追求动态和谐的。人类强大的自明性和反思性让人们不断重新认识自己,不断的超越和创造,以至于我们的世界如此丰富多彩。对于人类自身的“伪装”和“反伪装”,中国人在很早就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孙子兵法·始计篇》中有这样一段话:“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孙子的意思很明白:打仗,就是看谁“伪装”的巧妙。想当年诸葛亮对司马懿摆下“空城计”,玩的就是“巧妙的伪装”。有“伪装”必有“反伪装”。黄石公《六韬·选将》中有一段话,列举了15种“表里不一”的人:“夫士外貌不与中情相应者十五:有贤而不肖者,有温良而为盗者,有貌恭敬...
Copyright © 2005 - 2013 北京正心正举应用科学研究院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国 · 北京 · 石景山区 · 长安街北杨庄路70号公社1958创意园6号楼
电话: 86 010-8889 1728
传真: 86 010-8889 1724
邮编:100043